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包子
论坛
bbs.baozi.su
主页论坛同城新闻旅游招聘世界杯美食展会俄语找房子签证留学用车联盟社团
赞助商广告发布细则 电话89166258194(中) 84991302295(русский)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2018-3-2 01:13| 发布者: jry671026| 查看: 313| 评论: 0

摘要: 勃列日诺夫就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酒徒。当苏联外长安德烈·葛罗米柯向他建议“我们得管管伏特加了,不然全国人民都要变成酒疯子”时,他沉默了五分钟。 世界华人周刊特约撰稿:眠眠当地时间19日,俄罗斯西伯利亚的伊 ...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勃列日诺夫就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酒徒。当苏联外长安德烈·葛罗米柯向他建议“我们得管管伏特加了,不然全国人民都要变成酒疯子”时,他沉默了五分钟。

世界华人周刊特约撰稿:眠眠

当地时间19日,俄罗斯西伯利亚的伊尔库茨克州发生酒精中毒事件,中毒原因居然是饮用了一种含有酒精的沐浴产品。目前,已有60人不治身亡,当地警方和政府管理部门正在收缴有毒饮料。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老毛子真的这么嗜酒如命吗?

毋庸置疑的世界第一。虽然总量不是第一,毕竟人口越来越少,但人均绝对是世界第一。

先说一说题主说的那个新闻吧。

那些人喝的东西,其实是一种叫做“Boyaryshnik”类型的沐浴露(注意,是类型,而不是品牌,至于为什么这么说等会下面讲),这种玩意在俄罗斯稍大一点城市的超市、药店里都能看到,我在莫斯科居民小区附近的超市里看到有类似的产品。这次出事的是西伯利亚地区的伊尔库茨克市。这个城市的犯罪率排行全俄第四,中国公民在当地长期被各种绑架,我在那里的朋友告诉我家家户户都必须装铁防盗门。现在这次事件中毒死去的市民已经上升到70名以上了,还不包括40多名正在急救的。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然后再说说这个“Boyaryshnik”到底是什么鬼。其实它就是俄语里的山楂的意思。说白了其实是一种山楂里的提取物,然后蒸馏成高浓度的酒精(酒精含量可以高达93%)。这种东西在俄罗斯长期以来被统称为“samogon”,就是一种酒的替代品。以前俄罗斯人偷偷捣鼓samogon,比如一种著名的叫做“月光(moonshine)”,还只敢加到沐浴露、须后水、古龙水什么里面,挂羊头卖狗肉,政府对它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但民众都心知肚明,去买这些玩意就肯定不是真的为了洗澡用的,那就是买不起真酒的人选择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作为对比,一般在药店和小超市出售的Boyaryshnik,每1000毫升价格是80~120卢布左右,而伏特加的话,平均价格在每1000毫升400卢布左右。所以普通人也许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铤而走险去喝那种替代品,但对于酒精是刚需的俄罗斯人而言,在穷困潦倒的情况下,Boyaryshnik是有很大诱惑力的。嗯,或许他们喝醉了以后以为自己在喝山楂酒。

然后这种Boyaryshnik以前是比较遮遮掩掩的,民不举官不究,但近两年随着俄罗斯经济大崩溃,Boyaryshnik需求量一下猛增,于是有奸商发现利润很大,就做了一整条从线上到线下销售的Boyaryshnik产业链。于是以前只能在药店超市这样地方买的,现在居然可以堂而皇之地放到专门的自动售货机卖。我就问一句,你见过谁在自动售货机买沐浴露的吗?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图上的售货机是在出事之后才被贴条封掉的,在之前无论男女老幼都可以随意买。一台机器的成本一个星期就可以赚回来。其实在这次惨剧发生前,俄罗斯政府已经有所风闻了,但是人家根本没当回事。还有更落后的地区,是当地政府和黑社会一起经营这条灰色产业链,根据公布的数据,事发前Boyaryshnik的销量已经可以在全国酒精产品中占到20%的份额,而且还在不断攀升。哎关于俄罗斯政府现在的腐败情况,只能说这个国家的现状他们必须背锅。

那么为什么之前一直没有引起大量中毒呢?是因为这次事情里的制造商,用了价格更低廉的工业酒精甲醇而不是乙醇作为原料,并且没有显著地标注在瓶子标签上。现在制造商抵赖说我们这就是造的沐浴露啊,我们不是造酒啊。但是连外形都长得差不多,你告诉我那些倒霉的穷人买这是去洗澡玩的?你在逗我?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不过这次西伯利亚的悲剧,其实只是俄罗斯灰色酒文化的一个缩影。俄罗斯副总理亚历山大·霍波宁就曾亲口说过,在俄罗斯,有20%的酒精中毒患者饮用的根本不是真正的酒,而是日用品或是药品

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俄罗斯所有非正常死亡人数当中,竟然有高达30%以上都是由酒精引起的。迄今为止,这个数字都是全世界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而素来以桌上文化、酒文化、“感情深一口闷”称道的我泱泱大中华,又在这张榜单上排名多少呢?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答案是仅仅名列中游,非正常死亡中因酒精而死的仅占6.3%。虽然这也已经算是个不小的数字了。作为对比,全世界排名最低的以色列,只有1.1%。犹太人的自律可见一斑啊。

那么俄罗斯人为什么如此嗜酒如命呢?

因为在俄罗斯人的眼中,酒就是他们的生命之水。去过俄罗斯就知道,在那个天寒地冻,广大地区寸草不生的寒冷国度里,没有什么能比一杯伏特加更勾人心魄,令人迷醉的了。杯酒入怀,才能带着些许暖意抵御户外的风雪。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早在公元988年,莫斯科大公弗拉基米尔宣称:“喝酒是俄罗斯人的一大快事。”他把东正教引入了俄国,但是却把这个宗教中关于酒类的戒律一笔勾销了。

1540年,伊凡三世在俄国设置了专门生产高纯度烈酒的酒精工厂——卡巴克(Kabaks)。到了18世纪,彼得大帝更是宣布了一道法令:任何农妇如果在酒馆里强行带走她们正在喝酒的丈夫,就必须要接受鞭刑。

他们这么做或许是有原因的,战斗民族真的需要酒。俄国平民为了对抗维京人的劫掠、鞑靼人和蒙古人的铁蹄,对抗欧洲人的虎视眈眈,更为了在伊凡雷帝、尼古拉一世等暴君的残酷统治下,以一场醉生梦死度过余生。

而到了苏联时期,特别是酒鬼勃列日涅夫主政的时期,前苏联至少在酒精消费这一块上,是世界无敌的“超级大国”:1976年,苏联人均年消费伏特加酒28瓶。

据称,平均每个俄罗斯成年男子每两天都会喝完一整瓶伏特加酒。伏特加是经蒸馏处理过的,高纯度的酒精饮料。一般是用水和蒸馏后的乙醇勾兑而成的,有时还会经多重蒸馏以追求更高的纯度。俄罗斯人饮用的伏特加,甚至可以达到50%的高酒精度。

伏特加的俄语Vodka,其实却来源于斯拉夫语“woda”或“voda”,意思就是“水”。难怪战斗民族把它当水喝。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在上世纪80年代,戈尔巴乔夫上任之前,酒类产品的销售是这个国家收入的主要来源,疲软的经济导致苏联领导人迫切需要烟酒来刺激国民消费,以获取更多的税收来继续冷战,因此没有人会在意酒精对这个国家的慢性毒害。

并非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列宁和戈尔巴乔的两次全国范围戒酒行动,都惨遭了民怨滔天式的失败:十月革命之后,列宁担心“伏特加和其他流毒会把我们领回到资本主义时代”,因此号召苏维埃政权实行禁酒政策。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然而禁酒令的效果却令全国人民都开始抱怨这一政策,甚至导致苏维埃统治一度岌岌可危。到了20年代中期,列宁只好撤销禁酒令以换取民意支持。但他依然惧怕伏特加的威力,只好下令生产另一种酒精含量较低的“里科夫加”(以当时的苏联财长以当时的苏联财长阿列克谢·里科夫命名),来代替暴烈的伏特加。

戈尔巴乔夫的那次禁酒行动更加雷厉风行,丫甚至动用了推土机把克里米亚、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库班河流域的葡萄园都给平推了。然而事实证明,酒就是俄罗斯人的命,越是想要禁止的,越是屡禁不止。正是在那个时期,苏联人想到了用其他含酒精的替代品来饮用,还闹出了米格战斗机飞行员偷喝航空酒精的笑话。而samogon类产品,就是从此之后开始蓬勃发展的。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甚至俄罗斯人至今还固执地认为,苏联之所以能打赢纳粹,靠的就是两样神器:伏特加和喀秋莎火箭炮。

斯大林时期解放了禁酒令,为的就是让那些参加战争的士兵能够在冰天雪地里御寒。卫国战争期间,伏特加甚至成为了苏军标配的战略物资。为了激励士兵们,苏联国防部特别规定,前线的战士每天每人都能获得100克伏特加的配给。

而斯大林本人不但是一个伏特加酒徒,还喜好格鲁吉亚产的白兰地。包括他的儿子、曾任莫斯科军区空军司令的瓦西里,就曾经在41岁时的一次狂饮后一醉不醒。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勃列日诺夫就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酒徒。当苏联外长安德烈·葛罗米柯向他建议“我们得管管伏特加了,不然全国人民都要变成酒疯子”时,他沉默了五分钟。 在一番思考之后,这位苏共总书记冒出了那句不朽的名言:“安德烈,你懂的,wuli俄罗斯人离了这玩意儿(伏特加)啥也干不了……

苏联解体之后,整个国家的经济处于崩溃状态。在整个国家GDP节节狂跌的怨声载道里,更多的俄罗斯国民选择了用酒精麻痹自己。他们在烧着暖气的俄式公寓楼里,喝得酩酊大醉。那些地方政府官员呢,更是夜夜笙歌,下了班之后就去夜店买醉到天明。就算是在相对繁华的圣彼得堡,我住的小区里,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偷偷喝酒抽烟的青少年,夜里还有醉酒的人朝我一个劲地喷脏话。

这一幕幕,都可以在一部我个人非常喜欢且推荐的俄国电影《危楼愚夫》(The Fool)中见到: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嗜酒如命究竟给俄罗斯人带来了什么后果呢?

给政治、社会、经济这些方面带来的恶劣影响咱们暂且不论,只说一点吧,俄罗斯人的寿命在世界上的大型经济体中是最短的,他们的平均预期寿命只有65岁。而作为对比,美国人平均寿命是76岁,中国则是74岁。而且,高达25%的俄罗斯男性死于55岁之前,作为对比,英国男性在55岁前死亡的比例仅为7%。另外,英国医学专家对超过15万名俄罗斯人的饮酒习惯进行调查后发现,每周喝三杯以上伏特加的男性,过早死亡的几率几乎是每周喝不到一杯伏特加男性的两倍。

把沐浴露当酒喝,俄罗斯人到底有多爱喝酒?

难怪外网上有句名言,俄罗斯人作为一个物种,从地球上消失的速度比智利海鲈鱼(Chilean sea bass)还快。

更可怕的是,尽管伏特加的价格已经相对比较低廉,还是有更多穷困潦倒的俄罗斯人只能铤而走险,去喝那些劣质的Boyaryshnik。有数据显示大约有1200万俄罗斯人曾经至少喝过一次那些便宜的,香水、防冻液或是玻璃窗清洗剂之类的替代品。而这次惨案中,死者几乎全是35~50岁之间的穷人。

因此,是的,俄罗斯是的确是世界第一能喝,但是他们也为此付出了可怕的代价。

  • 欢迎分享朋友圈。未经授权谢绝媒体转载,侵权必究!

瞭望世界,更懂中国

世界华人周刊版权所有,更多精彩内容可关注公众号世界华人周刊wcweekly

注: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桂ICP备13005068号-2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 532530142@qq.com QQ/微信:123477693 举报电话:+79096573004(俄罗斯) +8618778000090(中国)
Copyright©1993-2018 俄罗斯中国志愿者联盟 АНО "ЦЕНТР СОЦИАЛЬНО-КУЛЬТУРНЫХ СВЯЗЕЙ КИТАЙСКИХ ВОЛОНТЁРОВ" 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