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卢布=人民币 1人民币=卢布
X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用户中心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
联系包子网

网站错误举报

广告业务合作

主编:赵向明

微信ID:sieyoo

查看: 82 回复: 0

俄罗斯境内语言丰富多样 英语成为第二普及语言 主题 [复制链接]

2018年9月2日 我们无法列出在这个幅员辽阔且多样化的国家中使用的所有数十种不同语言,但我们只想说,与俄语相比,有些独特且鲜为人知的语言更加难学。0 d& k7 u& E  ]# u, \! R

# a5 T6 {* y0 V
& \2 q! I3 u  T' c

1 H. D- e0 q$ [
来源:Natalya Nosova

  z0 R. n1 R1 z  A) ~% e2 i+ |* s* [* ]/ I) `. Y5 O! J
" R# C, T1 V1 E3 |; \- I3 x
认为俄语很难学吗?一方面来说,你是对的。如“ы”“щ”这样奇特的字母、词形的六种变化形式、每个动词根据情态不同至少都有两种形式等——所有这一切似乎真得极具挑战性,让人晕头转向。另一方面,与俄罗斯的其他一些语言相比,俄语简直是小菜一碟。如果你认为词形的六种变化很难,那么想象一下,学习一种词形变化方式会达到44-46种(语言学家仍在就此争论)的语言会怎样?
6 O, Y' {# k* }
; p& N+ f6 X, ^: Q) s+ F. U
" v# {) D! j. P+ [0 d3 E7 P高难度的语言学科, E7 F$ I% n: G9 k# \* S

  H  X! \6 l9 ?8 l* W+ |* n* S- e$ X. S6 \7 x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这是一种普通人使用的真实语言,而且并非所有人都是天才。塔巴萨兰语(Tabasaran)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之一。达吉斯坦共和国(位于北高加索地区)有大约15万塔巴萨兰人从小使用这种语言。
. I) n7 O8 ]  Y! H9 i( ^1 U5 g8 g: W  g/ p
! m8 @2 B, \$ s) M
另一个位于俄罗斯南部的共和国卡拉恰伊-切尔克斯(Karachay-Cherkessia)是高加索民族阿巴津人(Abazins)的家园。他们的字母表包含71个字母(相比之下,俄语有32个字母,英语有26个字母),其中只有6个是元音。其他如哨音和咝音的辅音构成其他65个字母,所以非母语人士几乎不可能发现它们之间的区别。因此,Russian Seven网站总结道,“自学阿巴津是不可能的。”9 d6 `, I+ c! x
5 b' s9 @! z4 G+ X$ S
3 k  i8 q& d+ I. r- ?/ v
然而,不要认为高加索是俄罗斯唯一一个使用外来语言的地方。在远东地区,楚科奇半岛上的爱斯基摩人讲的是一种美丽但相当原始的语言(它有63种动词形式)。例如,爱斯基摩语中的“互联网”是“ikiaqqivik”——字面意思是“通过多层面的旅程”。这不是很美吗?
* I, d% D, v9 H" O: R; l7 Q0 m/ y' Y7 k" d( T0 Y
1 p+ z9 C% t# d6 R% q
英语统治世界
* P" n& D- O; b  Y; I" F& v* L9 X2 y: |1 I4 D8 ^4 Y$ O

$ A4 W. {: S/ ^9 t, G. O从官方上讲,俄罗斯有30多种具有官方地位的语言——这些只是官方语言。根据俄罗斯宪法(第68条),“各共和国(俄罗斯境内)有权确立自己的官方语言。”因此,各共和国也是这样做的。例如,鞑靼斯坦共和国的学校教授鞑靼斯坦语,而在楚瓦什共和国则教授楚瓦什语,等等。3 K+ {2 G1 \5 |0 z( Q

* r6 C: d: e! i, q% L1 j' i7 n! t0 i8 e0 `9 K) z3 D9 ~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语言很普遍。在2010年进行的人口普查中,当被问及“您会说什么语言?”时,英语是除俄语之外最常被提及的语言,使用者达到750万,占全国人口的5.48%。毕竟,几乎所有地方学校都在教授英语,而最大的少数民族语言,如鞑靼语,使用者占比几乎不到3%。塔巴萨兰语和爱斯基摩语等语言对于俄罗斯族和外国人来说,同样是很陌生的。/ N' c+ C, [9 P9 X

$ W5 p0 G0 N  U: I. F2 J/ {& b/ G1 [4 E( y
存在与消亡之间
* q* ~( q9 l( \5 q& b- g# O2 F5 k" _8 R8 A0 z8 \6 U; g$ j

. _4 ]' ?' B- d2 G, A在这种背景下,很难说俄罗斯不太常见的语言能够继续存在还是会慢慢消亡。语言消亡是一种真正的威胁,因为俄语正在悄无声息地取代它们。Takie Dela网站援引莫斯科国立大学语言系主任谢尔盖·塔杰沃索夫(Sergey Tatevosov)的话说,“在俄罗斯国内生活的人们(非俄罗斯族的其他民族)倾向于认为讲俄语是自己获得社会成功、改善生活的关键。”
% e. A6 w) w  V* S' H* m' j% k# D# G6 a8 {0 K- O

) H$ O! g0 j/ ]3 G' F4 p% j换句话说,你可以珍视你的母亲曾经使用稀有语言唱的催眠曲,但俄语对在大城市生活必不可少,很多少数民族的人往往会失去与其根源之间的联系。塔杰沃索夫表示,这可能会损害俄罗斯文化,因为“俄罗斯的理念是团结一致,同时保持多样化,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成就自我。在这种情况下,保护和加强居住在这里的所有人的语言非常重要。”5 L3 L$ W" @8 B3 J% u2 P

0 n$ ?. V# r) S. }5 V: e+ d2 R4 m- e3 i& l# G0 ?
语言之争& z$ @5 D+ e6 z$ Y6 u: s  ?/ p; n" F

6 X7 O& ?$ G# I1 [) M, [7 b  v& C8 D0 v2 U. s0 _
与此同时,并非所有俄罗斯族人都对自己居住的地区学校中教授少数民族的做法感到满意。例如,在普京总统表达了“迫使人们(在学校)学习一种非母语语言是不可接受的”观点之后,几百人抗议鞑靼斯坦共和国所有学校的鞑靼语强制性教学。0 {/ R' U) o. _/ L3 ]7 \
# t4 I6 J2 t; L$ O7 J( Q

# o. ?4 O. z. s$ Z# m俄罗斯科学院语言学研究所的阿列克谢·科兹洛夫(Alexey Kozlov)说:“我理解鞑靼斯坦共和国中讲俄语的父母的担忧。为什么我的孩子应该学习一种他们不习惯使用的非本民族语言,还要使用鞑靼族儿童的教科书?”6 s' t  l- L+ w8 R. f

$ g( k2 i' O( ?0 P
4 g1 ~: y# R% \6 Z2018年7月25日,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了一项试图取悦所有人的法案。该法案规定,在国内各共和国中将设立名为“母语”的课程,选择俄语的人可以不再学习鞑靼语、布里亚特语或塔巴萨兰语。这使得每个人都有了选择的自由,因此现在除了俄语之外的其他语言的命运将由各少数民族决定,以及他们是否选择学习本民族语言。
3 f9 p0 d3 U- U5 T! L
  p" z' g; M2 I+ s* ]2 p( [5 s! z
/ p! |1 e, c7 [# D( T/ A0 i
作者:奥列格·叶戈罗夫(Oleg Egorov)
$ r7 i. ]9 p  V. ]" q( @3 B& c' s. @# r3 H, G  R# ^3 Z/ ?1 u
来源:«透视俄罗斯» - http://tsrus.cn/shehui/2018/09/02/662683. t( B9 G" U) W( v2 S' c! k$ v: x
发表于 2018-9-3 11:26 回复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分享到: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评分评分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微信钱包在线充值-来吾科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小黑屋|联盟传媒-包子网 ( 桂ICP备13005068号-2 )

GMT+3, 2018-11-21 08:40 , Processed in 0.165947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论坛由联盟广告部提供技术支持与维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